我不要。

  這是他唯一記得的一切。

  三個字,就三個字。

  

  我不要。

  ──不要你的愛。

 

 

  那是一個比往常都要晴朗的好天氣,很適合出遊的好天氣……錯了,熱得嚇人怎麼會適合出遊?

  「好熱──」毫不顧忌的將身子直接攤在桌上,「江雁杊你挑這什麼鬼天氣約我出來啦?而且還找了這種戶外的場所!」

  「我怎麼知道會這麼熱?」被喚作雁杊的男孩直接將裝著冰沙的杯子拿起貼在自己的臉頰邊,「倒是你,我親愛的何先生郡晏,你要就這麼霸占著桌子嗎?」

  「有什麼關係,我們在這邊喝茶聊天這桌子就是我的了。」何郡晏顯然並沒有任何離開桌子的打算,「我可是有付錢買那貴得嚇死人的飲料的喔。」

  「我可真服了你了……」江雁杊吸著冰沙看著死都要賴在桌上的好友,嘖,要幫人免費擦桌子也不是拿自己的衣服吧?況且那衣服還是新的。

  他和他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友,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孽緣,導致兩人一直都是同個學校,甚至同個班級……到現在的高中。

  說討厭這樣一直同校同班倒也不是,只是覺得這樣的安排實在很妙。

  明明都是住在隔壁了,從還沒上學就已經看膩了的臉孔,在開始上學之後,卻依舊天天出現在自己的面前。

  的確是對那張臉膩了,但對於友情的部分果然還是覺得這樣子在一起才是最正確的。

  就像真正的親兄弟一樣吧。

  他喜歡他,也會覺得少了他就是渾身不對勁,人總是有些習慣會隨著時間慢慢養成,就例如他存在在他生命中的那種不可或缺。

  他知道他倆的想法是一樣的,因此並不害怕對方會突然消失,只因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。

  「喂,所以你到底找我幹嘛啊?」何郡晏終於從桌子上爬起,喝了口冰沙,「如果只是想找人陪,我揍你喔。」

  「咦?」江雁杊咦了好大一聲,也順便讓何郡晏的臉上浮現出青筋。

  啊啊,本來就該想到的,他大爺認識了江雁杊這麼久,沒道理不懂他。

  只是他真的以為江雁杊有事情要講……馬的那一臉失落的跑去他家要他陪出門,誰不會覺得有事啊!

  天知道江雁杊這傢伙最大的事情就是──沒人陪。

  「你真的是太久沒被大爺我揍了,很懷念是吧?」何郡晏掄起拳頭瞪著江雁杊,「不管,被你這樣玩,我今天一整天吃的喝的玩的全都給你付!」

  「喂!我會破產啊混帳!」江雁杊驚呼,「你看光這飲料就貴成這樣了,你想讓我吃土啊!」

  何郡晏定定的看著江雁杊,緩緩的說:「吃土不錯啊,你就去吃土吧。」

  「靠,你有沒有天良!」江雁杊一臉哀戚的望向那個悠哉的喝著冰沙的好友,後者則是裝做沒看見。

  「我付就我付,大不了我成天吃泡麵就好!」哼地一聲,江雁杊做出了結論。

  嗯,泡麵果真是居家必備品。

  「我期待看見木乃伊版江雁杊喔,哈哈哈!」何郡晏看著江雁杊賭氣的臉,不自覺得笑了起來。

  「木你個鬼啦!我真是誤交損友耶!」江雁杊說著,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  這是他們兩個的相處模式,吐槽賭氣打鬧,但卻很開心。

  「那個請問一下……」

  一道突兀的女聲出現在兩人笑鬧的時候,本想不理會,因對方也沒叫出名字,說不定是在問別人之類的。

  「那個……郡晏學長……」

  「嗯?什麼?誰?」何郡晏轉過頭朝左方看去,「沒人啊,遇到鬼啊?」

  「白癡嗎?你右邊啦。」江雁杊無奈的把好友的頭轉向右方,「蠢斃了。」

  「你這個世界第一蠢的哪來的資格說我蠢啊?活膩了你!」何郡晏站起身把江雁杊的臉當作黏土一樣又揉又捏的,「本大爺這麼聰明,沒道理被你這個蠢貨說蠢啊!」

  「是是是,聰明到上禮拜英文考零分嘛。」江雁杊不急著阻止何郡晏虐待自己臉的動作,「跟我這個考了一百分的比起來,你可真是聰~明~哪~」

  「江雁杊你找死啊!」何郡晏聽到對方吐槽自己的話,更卯起來蹂躪江雁杊的臉。

  「喂……何郡晏…何郡晏!」無奈的把何郡晏的手抓住,江雁杊指了指一直站在一旁低著頭的女孩,「人家等你很久了啦混帳!」

  「嗯?啊啊抱歉抱歉,都怪這傢伙太欠揍了啦哈哈!」何郡晏拉過江雁杊,順便又揍了幾下江雁杊的頭,「那,有什麼事嗎?」

  「那個……可以和郡晏學長…兩個單獨、說話嗎?」女孩扭扭捏捏的問著,「啊、那個,我叫…我叫做徐嘉郁,是今年的新生,一年B班的!」

  「哦……徐嘉郁啊?要說什麼就直接說吧,這傢伙不會礙事的啦!」何郡晏用手肘撞了撞江雁杊,後者則是對他翻了個白眼後坐回位置上擺了擺手說:「人家都說要單獨說了,我才不跟你湊熱鬧,快去快回啦!」

  「真是……」何郡晏也白了好友一眼後便跟著徐嘉郁走到一旁,「吶,學妹,有什麼話就快說吧,我跟那傢伙還有事呢。」

  說完,何郡晏又回頭瞥了幾眼江雁杊。

  「那個……就是……那個……」徐嘉郁吞吞吐吐的,一句話都講不全。

  「我說……學妹啊,妳能不能不要一直這個那個的?有什麼話就說就好啦,我聽著呢。」何郡晏無奈的看著徐嘉郁,「我有可怕到讓妳說不出話嗎?」

  「不、不是的!」徐嘉郁急忙否認,「那個、就是……郡晏學長,我喜歡你!」

  說完,徐嘉郁從包包裡拿出一封信遞給何郡晏,「希、希望學長能先試著跟我做朋友,就、就這樣,學校見!」

  何郡晏一臉還沒反應過來似的看著徐嘉郁跑到不遠處的桌邊,可能是在和朋友「報告戰果」吧。

  搔了搔頭,將信拿著,何郡晏走回原本的桌坐下。

  「怎麼?」江雁杊吸著冰沙,看著好友無奈的臉,「又是告白?」

  何郡晏瞥了江雁杊一眼,似乎在説「你說呢?」。

  「唉,受歡迎是好事啊,也不想想我如此的孤單,都沒人要呢。」江雁杊嘻嘻笑的看著何郡晏。

  「屁啦!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另一隻手機裡全是女人的電話,根本情聖好嗎!」何郡晏對著江雁杊搖了搖頭,「你這不缺女人的傢伙。」

  「你也不差啊哈哈哈!」江雁杊大笑了幾聲,「慢著,你怎麼知道我有另一隻手機?」

  「哼哼,你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?」何郡晏眼神往下看,「我連你老二幾公分都一清二楚咧!」

  「媽啦!你偷翻我房間吼?找死!」江雁杊衝到何郡晏身邊,拿起冰沙直接掀開何郡晏的上衣貼上去!

  「等等、等等等等!等等啦!我認輸、認輸了啦!」何郡晏笑著舉起雙手投降,兩個男孩子坐在位置上笑的合不攏嘴。

  這是一個比往常都要晴朗的好天氣,很適合出遊的好天氣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ダック(鴨子) 的頭像
ダック(鴨子)

遊蕩於網路の特種鴨類「呱呱。」

ダック(鴨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