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妳考這是什麼成績?」女人拿著一張成績單揮來揮去,「丟光我的面子!知不知道我以前是高材生畢業?還敢給我考這種分數?」

 

說完,女人高舉起手,重重的揮了低頭不語的女孩一巴掌,然後女人在女孩的面前把成績單撕毀灑在女孩臉上,怒氣沖沖的回房間:「這種成績也想拿出來叫我簽名?等八輩子吧!」

 

女孩抿緊唇不發一語。

 

她蹲下身子撿著散落的紙屑,仰高頭,她告訴自己,無論如何,千萬千萬不能哭。

 

已經多久了?

 

這樣的日子曾幾何時已經變成她每天的必要行程?

 

學校每天發小考成績單,別人家是有及格爸媽就會開心的煮一桌飯菜,她家,哼,別笑死人了,及格?怎麼會只有及格這種事?

 

她可是沒考到一百就得挨罰呀!

 

家裡的哥哥姐姐各個優秀,不管怎麼樣的考試,總是可以考出令爸媽滿意的數字,她呢?

 

每次總是在及格邊緣遊走,每每領到成績單時,她真的很想要就當著老師的面前撕個粉碎。然後,她就會沒事了,是嗎?

 

才不是。

 

她的爸媽總是對她翻舊帳,拿出以前的成績單,厚厚的一疊,裡面有超過二分之一是沒達到他們標準的。

 

他們對她罵啊打的,似乎不認為她也會痛。

 

她也曾經跟她的爸媽說過:「我的人生不是只有成績就可以代表一切。」。

 

結果呢?

 

打的更兇罵的更毒。

 

想來也真是可笑,爸爸媽媽都是精英份子,腦袋好的不得了,姐姐和哥哥也都遺傳了這個天才世家,就只有她沒有。

 

她的頭腦笨,邏輯能力不好,理解力也差。可是為了達到爸爸媽媽的標準,她拼了命的讀啊背啊,五次裡面終於有一次是達到標準的,她的爸媽卻還是板著臉孔,然後對她說:「考這麼多次了,也才一次考出這種成績,妳覺得這樣子是值得高興的事情?」

 

他們對她嘆氣對她搖頭,然後對看著她說:「我們當初是不是抱錯小孩了?我們的孩子會這麼駑鈍嗎?」

 

想到這兒,女孩忍不住的咬緊下唇啜泣。

 

眼淚很不爭氣,一滴落下就沒有收回的打算,晶瑩的淚珠落在大理石地板上。

 

為什麼總是要這樣對她呢?

 

成績不會是生命中最重要的!她還有好多好多的夢,她想要去實現。

 

像她這個年紀的少女,不都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跟朋友出去逛街遊玩嗎?她也好想好想這樣,她同學說過,她只要打扮起來一定是個美人,到時候,她要帶她去聯誼認識好多好多的人。

 

她真的好想要無憂無慮一次。

 

她不想要每天都只是書本書本書本,至少可以參雜一些娛樂吧?她為什麼總得要照著父母說的走?

 

這是她的人生,她應該要自己決定,而不是由旁人──就算是她的爸爸媽媽也沒資格去為她安排她的人生呀!

 

她眼裡的淚水又再一次的流下。

 

然後,她擦乾淚水,走進廚房拿了把鋒利的刀子。

 

她望著刀子映出的她自己的臉龐發愣。

 

是不是只要她讓自己的死掉,就可以重新再投胎一次,生在其他人的家裡,不會打她罵她,不會只要她的成績不要她的快樂?

 

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她──女孩左手握著的紙屑,就這樣飄散到廚房的地板上,和著幾滴鮮紅的血液。

 

「唔……」女孩咬緊唇,不讓自己發出過於淒厲的慘叫聲。

 

傷口,好痛。

 

可是,沒有比她這些年來得痛。

 

她受了多少的委屈啊!

 

爸爸媽媽就只會拿她跟哥哥姐姐們比較,總是指責著她,說她哪兒不好,然後,給她連續好幾個的巴掌。

 

好幾次,她聽見爸媽口中的「妳一定是抱錯的孩子」時,她的心在撕裂,那時的疼痛,絕對不是這點傷口能夠比較的。

 

對她來說,這一切似乎不再那麼樣的重要。

 

她不對她的爸媽抱有任何的期望,她的朋友很少幾乎沒有,哥哥姐姐不會在意她,沒有人會為了現在的她流下眼淚,真的啊!好可悲!

 

「該來煮飯了…咦?怎麼回事呀?」女人穿好圍裙走進廚房,卻踩到了濕滑的地板,手往旁邊的電燈開關一按,「呀啊!」

 

女人看到的是倒在地上陷入昏迷的女孩,她慌亂她驚嚇她不能思考,「叫…叫救護車呀!」

 

最後,她對著屋內這樣大吼著。

 

女孩被醫護人員推進手術室,女人來回在手術室面前踱步。

 

「不好意思,」護士小姐打斷女人的步伐,「請妳先回家去為病人準備住院需要的用具。」

 

「好。」女人點點頭,然後出去攔計程車回家去。

 

真是的,生了個多餘的孩子,沒事搞什麼自殺!真是麻煩死了。

 

女人打開家門慢步到女孩的房間,打開女孩的衣櫥,她準備拿幾件內衣褲給女孩,卻發現,女孩的衣櫥除了制服跟睡衣之外,沒有任何一件外出衣物,擺放內衣褲的地方也滿滿的都是免洗內衣褲!

 

她呆愣的看著該是女孩擺滿漂亮衣物的衣櫥。

 

對了,她好像,沒有給女孩出過門的機會…等等,她哪需要出門?成績都考那麼差了,哪裡需要出門的權利?

 

啪搭!

 

在女人拿取衣物的時候,掉出了一本筆記本,女人隨手撿起來,跟著一起帶到醫院去了。

 

坐在手術室門口的女人實在是閒得發荒,所以她拿起那本筆記本開始翻看,然後她發現,那是一本日記本,可是最後的日期是斷在好久以前了。

 

她決定只看最後一篇,因為每篇都寫的好長好長,只有最後一篇是最短的。

 

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  天氣 陰雨

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十三歲了。

可是沒有人記得,也沒有人幫我慶生,爸爸媽媽叫我讀書。

我也想吃蛋糕有禮物,可是看來我的蛋糕就只是教科書,而禮物,只是打我罵我。

其實說真的,我滿無奈的。

成績真的這麼重要嗎?重要到連我的生日都可以記不得,重要到連我生日這天也要對我惡言相向?

為什麼獨獨忘了我的生日?

記得哥哥姐姐的,就是不記得我的。

為什麼?

因為我成績不好?因為我不得你們歡心?我做錯什麼了?

成績好的永遠就可以擺在第一位,是嗎?

我認了。

成績什麼的,我可以努力,但是對你們,我不想再有任何的努力了。那只是白費我的力氣,浪費我的時間。

很討厭我的吧。其實你們根本就很討厭我的吧。不把我當你們的女兒看待,只當我是賺取成績的工具。不開心的時候還可以對我拳打腳踢,把我當個出氣筒。怎麼樣?我這個出氣筒當的是不是挺稱職的?連反抗都不會,很好玩吧?是活生生的出氣筒喔!不是一般的娃娃呢!

真的覺得自己很可笑。

我是不是──去死一死比較好呢?

我決定,寫完這篇之後,要把日記本藏起來,永遠永遠不要再翻出來,裡面有太多太多令我難過的回憶,每看一次,心就碎一次,我何必這樣虐待自己?

最後,我想對你們說,「拜拜,我永遠不會再對你們敞開心胸讓我自己承受傷害了」。

至今挨打次數:呵…寫這似乎沒用,因為,一定還會再增加的。那麼就空著吧!

 

 

女人握緊日記本。

 

這是什麼?把她跟她老公寫成這樣?這算什麼?

 

他們有這樣子做嗎?…有,他們有。

 

日記本裡寫的是事實,女孩自從上小學之後,就再也沒有過過任何一次生日,因為他們要她讀書。

 

女人有些許的愧疚感湧出。

 

剛剛再回去家裡拿東西的時候,她怎麼會覺得女孩是多餘的孩子呢?

 

小時候的女孩明明是逗他們笑得開懷的小寶貝呀!他們之間的關係怎麼會變成這樣呢?

 

只是因為成績的關係嗎?

 

好像真的是這樣。

 

他們總是拿女孩去跟優秀的人比較,不只女孩的哥哥姐姐,還有其他人。他們總是嫌女孩不夠好,他們要女孩好還要更好。從那個時候開始,成績開始變成了女孩的一切,他們變成了不講理的父母親,總是以為這是為了女孩好,結果,卻把女孩逼到這等地步。

 

喀啦!

 

手術室的門開了,護士們推出一臉蒼白的女孩。

 

「令千金的右手似乎握著什麼東西,」護士小姐走到女人面前,「請您去看看吧。」

 

女人愣住。

 

她往前走到女孩身邊,輕輕一掰,就把女孩的右手給打開。

 

而女孩右手緊緊握著的東西,就是──女人在女孩上小學時,扔給女孩的,她本來要丟掉的項鍊。

 

她還記得,當初女孩拿到那條項鍊時,臉上的表情有多麼得欣喜。她天真的笑著說:「這是媽咪送給我的禮物,我會好好珍惜!」

 

女人哭了。

 

她徹底懂她這些年來到底對女孩做了多殘忍的行為了。

 

她有多久多久沒有看到女孩對她展露的笑容了?女孩的笑容一直是最美最無邪的,可是她,就是她這個媽媽,徹底把女孩的笑容打碎,讓女孩徹底封閉自己。她是個失敗的媽媽,她經營了失敗的家庭!

 

「很抱歉,我們盡了全力,可是…」醫生這時候走了出來,「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醒來了,除非能有奇蹟。她送來的時候,生命跡象幾乎等於零,我們真的盡力了。」

 

說完,醫生離開,護士小姐推走了女孩。

 

「等一下就可以到病房裡看她了。」另一名護士小姐甜甜的說著。

 

女人的淚不停滴落。

 

一輩子都…不會醒來嗎?

 

那她要怎麼彌補她這些年的錯誤?

 

她還想要再看看女孩的笑臉,她還想聽女孩叫她媽媽,她真的後悔了。

 

女人跌跌撞撞的到了病房,她坐在椅子上,握住女孩的手,她說:「媽媽對不起妳,妳起來好嗎?妳的要求媽媽都答應妳,快起來吧!」

 

女孩還是沒有任何動靜。

 

女人看著女孩緊閉的雙眼,她只能哭。

 

一切,都來不及了。

 

五年後…

 

女人在病房裡一邊削著蘋果一邊訴說著女孩小時候的趣事。

 

待在病房裡靜靜的看著女孩不知道過了多久,女人看了看手錶,拎起包包,她坐在床延對著女孩說:「女兒,媽媽要去工作了,妳乖乖的不可以亂跑喔!」

 

就在女人起身準備要離開之時,她看見了,女孩的嘴角上揚,微微的笑著,那個笑,好甜好美。

 

可是女人請了假待了一整天,女孩依舊沒有醒。

 

「女兒,妳原諒媽媽了嗎?」

 

 


 

 

 好啦我知道我寫的很爛(有自知之明就好)

 

 

做錯的事情有時候永遠不能挽回,儘管妳的心裡面有多少多少的愧疚。

現在有多少的家長把成績視為小孩子的一切,他們要求小孩子讀書,這不會是錯的,但是不適時的給予放鬆的空間,就會是錯的。

小孩子們要的很簡單,他們只要家人們的一句稱讚就有動力。

 

我會選擇這個做為題材,是因為我今天看到了一個文章,很有意思。

 

劉墉他與他的兒子定下了一個約定,那個約定是劉墉要他的兒子考一次零分,要是沒有考到,他的兒子就必須聽從他的學習方式;要是考到了,他的兒子就可以自由自在,他不會再管。

但是這個前提是,答案欄一個都不許空。

劉墉的兒子覺得這非常簡單,所以就一口答應了。

很快的有了考試了,劉墉的兒子輕鬆的看著試題,前半部他寫的非常順,因為他都知道答案,所以他刻意選擇了錯的。但是後半部的時候,越來越難,劉墉的兒子開始不知道答案,只能亂猜。

交卷之後,他很緊張,因為亂猜搞不好也會猜中答案。

果不其然,成績出來後,劉墉的兒子並不是零分。

劉墉一臉笑臉的看著兒子,而他的兒子則已經做好要被逼著讀書的覺悟了。

不料,劉墉竟對著他的兒子說:「我拜託你考一個零分給我吧!」

劉墉的兒子非常錯愕,不過這個要求他很能接受。

但是零分實在很難考,不管怎麼猜,總是會中個一兩題。

因此,劉墉的兒子開始認真的聽課,他也漸漸的發現到,他會的題目越來越多,可以達錯的機率越來越高。

終於,他考了第一個零分。

劉墉看到零分的考卷,對著他的兒子說:「有能力考零分的人,就表示他有能考到一百分的實力。」

 

怎麼樣?這個故事根本是跟一般的家長們背道而馳對吧?

可是,卻意外的有用。

劉墉的兒子最後得到的成就,我覺得大家是有目共睹吧?

這樣的學習方式,雖然有違一般人的思想,但是對現在的小孩子,誰能否認其實是有用的呢?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ダック(鴨子) 的頭像
ダック(鴨子)

遊蕩於網路の特種鴨類「呱呱。」

ダック(鴨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