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為什麼…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!」賀瀮焱拍著桌子大吼著。

 

對了…這一切的一切,害他失去羽凡的,就是那該死的妖蠱!不…追根究底,這明明是那些試膽的傢伙的錯!

 

可是…他們都不在了呀…。

 

總覺得,像是整個世界都遺棄他似的,心裡頭好難受好難受。

 

曾經一直鼓勵著他的笑臉已不復存在,總是要他露出笑容的聒噪聲響也已消散;曾經跟他非常要好的班代,現在在台北也有個要好的女朋友。

 

從前的快樂,沒了。現在,只剩下他自己,和一襲陪伴他的孤寂靜默。

 

羽凡…在哪裡…?

 

總是能將他拉離悲傷情緒的那聲音和總愛牽著他的那雙溫暖的手,已經離他很遠了。

 

他再也沒有機會去拉近這距離,因為連靈魂都不存在的羽凡,是全世界上,離他最遙遠也最近的人呀!

 

當初,他是不是不應該插手試膽這件事的?

 

至少他要是讓羽凡在試膽中就死去的話,他還是能見到羽凡,羽凡還是能投胎。或者是他應該要在試膽結束後,就算面對羽凡的不諒解也要緊跟在身旁,這樣就不會讓李家華有機會得到羽凡的血和頭髮…可惡!他怎麼這麼沒有能力!

 

淚,無聲無息的滑落;心,悄聲的關上了門。

 

對於王羽凡,賀瀮焱除了只能有無盡的懷念外,就只有為了她保留心裡的位置這件事可以做而已了。

 

「咦?有人在裡面?」忽地,一個女孩的聲音突兀的出現,賀瀮焱趕緊擦乾淚水顧做鎮定的看著進來的人。

 

女孩一蹦一跳的走進教室,「咦!帥哥!」

 

這是那女孩見到賀瀮焱後的第一句話。

 

「咳!」賀瀮焱無奈的咳了聲,然後轉身準備離開。

 

「等…等等啦!吼!」女孩趕緊出聲,「帥哥!我叫王夏寧,你叫什麼名字啦!」

 

很明顯,這個叫王夏寧的女孩一定是外地來的,否則誰會不知道他賀瀮焱?

 

「我幹麻告訴妳?」賀瀮焱反問王夏寧。

 

「因為…我想認識你嘛!你怎麼會到這間教室呀帥哥?」王夏寧長的很可愛,有著很清秀的容貌,及肩的半長髮。

 

「我不想認識妳。」賀瀮焱簡短的應著。

 

「咦?不要這麼冷淡嘛~」王夏寧奔到賀瀮焱的身邊,「你叫什麼名字呀?」

 

「嘖…賀瀮焱。」他無奈的回著。

 

「賀瀮焱…?那你是水火相容還是不容呢?嘻!」王夏寧笑笑的說著。

 

賀瀮焱很是訝異的盯著王夏寧看,知道他名字的人通常都不知其涵義,世界上唯有羽凡和班代有辦法一聽到他的名字就知道那意思,因為跟他相處太久了。可是這個王夏寧怎麼會…?

 

「不要一臉訝異啦!我多少也是有點學問的好不好!」王夏寧擺擺手。

 

「有學問不代表會了解我名字的涵義。」賀瀮焱冷冷的開口,「妳是誰?」

 

「我說啦,我叫王夏寧,王、夏、寧。」她嘻皮笑臉的說著,似是在玩鬧。

 

「妳是誰?」賀瀮焱再問了一次。

 

「吼!你好煩喔,我不是跟你說了嗎,我叫王夏寧啦!你還問我是誰!」王夏寧一臉好氣又好笑的看著賀瀮焱。

 

「……。」賀瀮焱無語,決定直接走人,省得在這裡被盧。

 

「喂!」王夏寧突然叫住正要下樓梯的賀瀮焱,「我知道王羽凡唷!只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那個他說過的阿呆,嘻!」

 

賀瀮焱停下腳步,訝異的轉頭看著王夏寧的表情,那不是開玩笑會有的表情,她是認真的在跟他說。

 

「妳到底是誰?」賀瀮焱的聲音有些放軟。

 

「之後就會告訴你啦!就看你信不信我而已。」王夏寧嘻嘻的笑道。

創作者介紹

遊蕩於網路の特種鴨類「呱呱。」

ダック(鴨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