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先生,要先登記才可以……宮主!請直接進去吧!」警衛本來要來攔人的,但一看到是萬應宮宮主,立刻恭敬的請他進入。

 

賀瀮焱微微一笑,「不要跟任何人說我來過。」

 

他把一隻手指擱在唇上對著警衛說。

 

「是!」警衛聞言立刻去把所有監視器關閉,雖然這樣可能會遭小偷啦……。

 

賀瀮焱看了看警衛,總覺得在台南這樣被人尊敬很不自在。

 

但他還是無所謂,踏著算是輕快的步伐到了三樓的教室,那個他們使用了三年的教室,掛著十二班的牌子。

 

聽說從他們那一屆畢業之後,三樓已經不再被使用,學校思及到要打掉三樓的話,老舊的大樓可能會連一二樓都一起垮掉,所以三樓就這樣一直擱著沒人動過。

 

賀瀮焱推開了十二班的門,重重的霉味立刻撲鼻而來。

 

看來是真的很久沒人使用了呢,這教室。

 

他從後門進入,理所當然的就是站在佈告欄的前方,轉過身子,他看到了每張桌子上都是灰塵,而且佈滿蜘蛛網。

 

但是倒是可以一目了然這整間令人懷念的教室。

 

羽凡的位置,就在第一排的最後一個,也就是他面前的那張。

 

他突然想到,以前他曾經跟羽凡告白過……

 

他的位置在最後一排的第一個,某天,前學生會會長兼前班代高惟中跑到了阿呆的位置。

 

「阿呆,我們來玩國王遊戲!」高惟中非常小聲的說著。

 

「啊?可是我不想玩耶……」阿呆有些艱難的開口。

 

「你去跟王羽凡告白!要大聲一點唷!」高惟中似乎並不想理會阿呆的話語,自顧自的說完就走向他位置上那一大群男生。

 

阿呆在班上算是被鬧著玩的那種,所以他無法拒絕。

 

只好乖乖的走到坐在第一排最後一個的王羽凡面前。

 

王羽凡見到是阿呆,本來想問要做什麼的,結果張開嘴一個字都還沒吐出來阿呆就先大吼著:「我喜歡妳!」

 

王羽凡根本還來不及錯愕,高惟中和其他的那群男生就開始捧腹大笑。

 

羽凡轉過頭去瞪了高惟中他們一眼,再轉回正面時,她看到阿呆彎著腰連聲說著抱歉。

 

接著阿呆朝著王羽凡露出一個傻氣的笑容說:「我們在玩國王遊戲,對不起喔。」

 

當時,羽凡露出了一種很心疼的表情。

 

想到這,賀瀮焱的淚滴落。

 

為什麼當時他要說是玩遊戲呢…?

 

他還記得,那之後的羽凡,開始很關心他,處處護著他。

 

畢旅時也是,不管是打他頭的男生,或者是行李的事。

 

當初在畢旅結束後,他明明就說過,「人要珍惜現下擁有的,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後悔」這樣的話,為什麼他做不到?

 

他用力的往羽凡的桌子捶了一下。

 

一些灰塵散落空中,桌子上的字跡也浮現出來。

 

桌子上,是用立可白寫的字「人要珍惜現下擁有的,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後悔。所以,阿呆,我想告訴你,我喜歡你!雖然我不知道你看不看的到啦!

 

屬名是羽凡的,時間是…公祭的那一天。

 

公祭,也就是他們畢業離開學校的那一天。誰也沒有再進過教室,所以他根本不可能看到。

 

羽凡…是抱著怎麼樣的心情去寫那幾行字的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遊蕩於網路の特種鴨類「呱呱。」

ダック(鴨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ally oyan
  • 太讚了啦><
    出書去喔!!乖QAQ
  • 離出書還很遠啦XD

    ダック(鴨子) 於 2010/12/18 17:36 回覆

  • ☆〞月亞璃〝★
  • 加油!
    快寫接下來的好不好(撒嬌)
  • 話說我是寫好啦~~
    我只是想一次發很多文章
    比較省時間(?

    ダック(鴨子) 於 2011/01/02 21:44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