喀、喀、喀。

 

長靴在空曠的地下停車場裡發出響亮的迴音。

 

這是一棟在九二一地震受創頗深的社區,在九二一地震之前,這社區簡直可以堪稱為模範社區了!不僅把社區的面貌保持的良好,連鄰里間也幾乎是非常常往來的呢!

 

不過九二一地震讓社區的半邊大樓倒了個精光,碎瓦殘磚掉落滿地。當然,要接下清理工作的工人們實在是多到數不清,卻從沒有一個工人有拆除完工的。原因嘛…大多都是喊著有鬼有鬼,接著就從半毀的大樓頂跳了下來,就是說…那些工人都已經不在了。

 

就算在,也都進了精神病院。

 

據病院裡的醫護人員所說,那些工人似乎每天都在喊著不要來找我之類的話語,而醫護人員最常聽到的就是“地下室…地下室有鬼!有鬼!不要來找我呀!”。以現在社會的角度來看,一定都會認為那些工人們是瘋子,不然怎麼會把他們送進精神病院呢?

 

長靴女孩觀望著這又大又空曠的地下室,怎麼會這麼少車子呢?

 

而且牆上都結滿了蜘蛛絲,燈光也閃爍不定,又潮濕又充滿怪味…她實在是不敢相信她竟然要從這麼大的地下室裡,找到通往朋友家的電梯。

 

她拿出手機,決定打電話求救,「喂?婇姈,妳下來帶我上樓行不行?我太久沒來,不會走了……我在……喂?喂?婇姈?喂?搞什麼啊?」長靴女孩看著手機,上面顯示著沒、訊、號,「哇咧…會不會太搞笑了一點?」

 

她搔了搔頭,超沒輒的啦!

 

算了,她邁開步伐往停車場的入口處走,她決定還是走到一樓去用叫的還比較快。

 

喀、喀、喀

 

長靴再度在停車場裡傳出響亮的回音,只是這次,有個重疊的聲音出現,那是小孩子穿著的,會發出聲音的那種鞋子的聲音。

 

長靴女孩停下腳步四處張望著,奇妙的是,在她停下的瞬間,小孩子鞋子的聲音也跟著消失。

 

「奇怪…」長靴女孩歪了歪頭。

 

這座停車場是那種有點類似迷宮式的,所以如果腳步聲是在跟女孩隔了一排停車位的地方,女孩就算聽得到卻看不到。

 

她好奇的是,為什麼那個腳步聲,會跟著她一起停下?是上車了?還是怎麼?

 

女孩試探性的往前又踏了一步,喀!

 

寂靜無聲。

 

這次沒有任何的腳步聲,完全的安靜。

 

「應該…是我聽錯了吧!」女孩這樣告訴自己。

 

『愛得痛了,痛得哭了,哭得累了日記本裡頁……』

 

突地,女孩的手機響了起來,這嚇了女孩好大一跳。

 

不是沒訊號嗎?怎麼會響啦!

 

她有些恐懼的拿起手機,來電顯示是婇姈。她放心的接了起來,「喂?」

 

『何以星!』婇姈非常大聲加慌張的說著,『妳在哪裡!地下室嗎!』

 

「妳小聲一點啦!我耳膜都快破了!」何以星無奈的說著,「我在地下室呀,怎麼了?要來帶我啦?」

 

『妳…妳真的在地下室……』婇姈的聲音聽起來是顫抖的。

 

「怎麼了?」何以星冷靜的問著。

 

『快跑!快點跑離開地下室!到有陽光的地方!離地下室越遠越好呀!』婇姈講到最後幾乎是用尖叫在說的。

 

「咦?」何以星還來不及問些什麼,只覺得背後有一股巨大的壓力朝自己襲來,「呀──」

 

『以星?以星!何以星!妳回答我!』手機掉落到地板上,手機那頭的婇姈焦急萬分的喊著何以星。

 

「滋…滋…喀!」手機,掛斷了。

 

*   *   *

 

「沒辦法,來不及。」一個低沉但有威嚴的聲音拍了拍婇姈的肩。

 

「嗚…瑀杰,要是、要是我沒有找以星來,她、她就不會……」婇姈說著,又是一陣哭泣。

 

「地下室的冤魂們,為了投胎已經失去理性了,其實本來就不可能來得及。」瑀杰說著,「要不要下去看看?」

 

「咦……?」婇姈抬起頭,用那雙淚眼疑惑的望著瑀杰。

 

「放心,沒事的。」瑀杰肯定的說著。

 

「…嗯。」婇姈點點頭,和瑀杰一起走向電梯搭到地下室。

 

「以星…會怎麼樣?」婇姈顫抖著開口。

 

「大概…會被困在地下室,然後被同化為那些冤魂的同類吧。」

 

「咦!以星不會的!」婇姈激動的接口。

 

「妳試試看被困在這種地方──」瑀杰手指指向開啟的電梯門鎖映出來的景象,昏暗潮濕充滿怪味,「困了三十年四十年,妳,還能不被同化積極找人代替自己?」

 

「我……」婇姈語塞,她想,她會的,「都是我害的…」

 

「不要太責備自己,因為以星也回不來了。」瑀杰扶著幾乎快站不穩的婇姈踏出電梯。

 

「去哪…?」婇姈的聲音依然顫抖。

 

「找以星。」瑀杰簡單的回話,卻讓婇姈訝異著。

 

找以星……怎麼找得到?對大家來說,以星只不過是突然消失的一個人而已,以星的父母已經去世,慢慢的,其他認識以星的人,也都會慢慢忘記曾經有過何以星這個人呀!

 

「妳看。」瑀杰指著地上要婇姈看。

 

「是以星的手機!」婇姈立刻蹲下身子撿起手機。

 

「給我。」瑀杰跟婇姈要過手機,按了按,遞到了婇姈面前要婇姈仔細看。

 

手機裡正播映著錄影畫面,畫面裡顯示著何以星正拿著手機在講話。

 

「喂?婇姈,妳下來帶我上樓行不行?我太久沒來,不會走了……我在……喂?喂?婇姈?喂?搞什麼啊?」何以星看著手機,上面顯示著沒、訊、號,「哇咧…會不會太搞笑了一點?」

 

她搔了搔頭。

 

卻邁開步伐往停車場深處走。

 

喀、喀、喀

 

長靴在停車場裡傳出響亮的回音,只是這次,有個重疊的聲音出現,那是小孩子穿著的,會發出聲音的那種鞋子的聲音。

 

何以星停下腳步四處張望著,奇妙的是,在她停下的瞬間,小孩子鞋子的聲音也跟著消失。

 

「奇怪…」何以星歪了歪頭。

 

何以星試探性的往前又踏了一步,喀!

 

寂靜無聲。

 

這次沒有任何的腳步聲,完全的安靜。

 

「應該…是我聽錯了吧!」何以星這樣告訴自己。

 

『愛得痛了,痛得哭了,哭得累了日記本裡頁……』

 

突地,何以星的手機響了起來,這嚇了她好大一跳。

 

她表情有些恐懼的拿起手機,來電顯示是婇姈。她似是放心的接了起來,「喂?」

 

「妳小聲一點啦!我耳膜都快破了!」何以星表情無奈的說著,「我在地下室呀,怎麼了?要來帶我啦?」

 

「怎麼了?」何以星語氣冷靜的問著。

 

「咦?」何以星還來不及問些什麼,背後就猛然出現了一個小女孩,女孩張牙舞爪的往何以星的身後撲上,「呀──」

 

小女孩,一片一片的,撕扯著何以星的背部,直到把何以星撕到只剩下不到一公分薄,骨頭也被撕碎,只留下拿著手機的那隻手。

 

小女孩滿意的看著地板上的血跡斑斑,接著開始把地板的血漬和撕碎的肉塊吞食,直到地板完全乾淨到只剩下一隻手。

 

小女孩拿起那隻手。

 

手上拿著的手機掉落到地板上。

 

小女孩張開大嘴,把那隻手,直接吞了進去。

 

「滋…滋…喀!」手機,掛斷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遊蕩於網路の特種鴨類「呱呱。」

ダック(鴨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SARUKO
  • 越寫越好囉:)))))))))
  • 嘻!要慢慢磨練寫作技巧~~
    這樣以後才有當作家的本錢:">

    ダック(鴨子) 於 2010/12/12 16:10 回覆

  • 泠嵐
  • 咦...怎麼說呢,好看呀!(雖然很短,不過有把嵐帶到那個場景
  • 咦(愣住(妳愣個頭

    ダック(鴨子) 於 2011/04/03 21:01 回覆

  • xc5tp6nvb
  • ○哇老☆婆自.從﹉吃□性﹋藥居♂然浪〇-成◎這樣﹍

    577up.coM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