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看完怪物我有很深的感觸,

誰對了,誰,又錯了?

是非、對錯,到底由誰來判定才是最正確又最公平的呢?

我想不會有這樣的一個人吧?

每個人判定是非的標準不一,

有可能有人認為這是對的另一個人卻說是錯,

這種事,從來沒個標準的。

 

對我來說,這本書裡面沒有任何人是對的。李易霖呢?他是個例外。

 

先來說說那些學生。

認為因為老師是絆腳石,所以就逼他不能當老師,

社會輿論壓力能把人逼的多緊多難以喘息,我不信那些學生會不知道。

生活在那種有權有勢的家庭裡,除了天資聰穎,一定也會比任何人都要早熟。

因為他們比任何人都要早接觸到社會的冰涼殘酷。

所以我一點都不相信他們會不知道把任亦佳弄上新聞檯面的後果。

不至於自殺,但是,絕對從此以後會沒自信當個老師,

 

或者,根本就失去了教職。

 

他們不選擇跟任亦佳把話攤開來講,也不選擇跟校方反應任亦佳的教學有誤、身教不正確,他們選擇自己製造陷阱逼走任亦佳。

是啊,不選擇自己設法逼走任亦佳,又有什麼方法能讓任亦佳走?

跟任亦佳攤明說,任亦佳就會改?跟校方反應校方就會處理?

拜託,這一點小小的事,校方哪裡會在意?

學生成績好就好,學生能幫學校爭取好名譽就好,他們哪管老師怎麼教啊?

跟任亦佳攤明說,任亦佳也只會認為是學生故意要刁難他這個新手老師罷了,怎麼會去改去在意?

 

鳩由自取吧,任亦佳。

 

不過路心雩真的讓我覺得她可悲到一種境界。

本來以為她誰都不相信,但至少會信的過王淳正,

沒想到,到頭來她還是只相信自己哪。

很可悲,真的。

有智慧有能力,有什麼用?

沒有一個可以相信的人可以說出委屈的人可以替自己分擔的人,有名有勢有智慧有權利,又有何用?

是,試著去相信人,是很危險,因為搞不好會被背叛。

但是,從來不肯相信任何人,又怎麼會知道這個人真的會害慘自己?

路心雩讓我深深覺得,身為人真是很可悲的一件事。

而且,路心雩根本把信任她的人,都當成了穩固的道路。

一步步的踩著他們,往上走到她所想要的地方。

這種人不值得別人付出信任,也不需要。

 

高睿隆,我想是那群學生裡,我比較喜歡的一個。

不能說喜歡,該說是欣賞。

我欣賞他那種無所謂的態度,我欣賞他那種事不關己的說話方式,我欣賞他那種大人的說話方式,我欣賞他那種獨立的樣子。

雖然我不覺得高睿隆是對的,我卻欣賞著高睿隆,我想,高睿隆比路心雩還要更高深吧!

 

再來說說那些家長。

寵膩孩子過了頭。

希望孩子好,這想法並不會是錯的。

但是寵孩子過了頭,就會是錯的了。

對於這些家長們,我不便說些什麼,

因為我本身也很愛小孩子,所以我並不敢保證我以後會是哪樣的家長。

雖然不敢保證,我卻會努力讓自己不變成怪獸家長的。

 

這些家長群中,最讓我氣憤的,非嚴書儀莫屬。

身為一個記者,守自己的本分去報導新聞是好的,表示她對自己的工作盡責。

但是有時候還是不要太過分的好。

任亦佳都過世了,還硬是要拍下任亦佳鬼魂的照片,

証明任亦佳作鬼也要欺壓學生?

呵呵…這不禁讓我覺得這記者真是大膽又沒大腦呢!

拍鬼?証明任亦佳做鬼也要欺壓學生?

有那個膽量是不錯,但是她有沒有想過,她要對付的是鬼耶!是真真正正的惡靈耶!

天真的想要拍下任亦佳的樣子去報導,想要害慘自己就說,不要用這種更顯的自己可悲的方式。

「厲鬼哪有人心可怕?」這句話,剛好可以印證在嚴書儀身上了。

她的內心,的的確確比厲鬼可怕多了。

 

然後來說說任亦佳。

對她,我有無限的怒氣。

從頭看到尾,讓我最不能原諒,也從沒給我一絲同情的,就是任亦佳。

仗著自己是導師就給同學看別人的週記?還下評論?

怪了,新手導師就可以做這種事?

說句”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給別人看的,我只是新手,對不起”就可以解決?

什麼事都用”我是新手”來帶過就好?真是可笑。

被輿論壓力逼到一種臨界點,沒人相信的苦壓著她,她竟然就可以去挖墳食屍?

拜託喔,我看她本來心態就很有問題了吧?還當老師?

教育英才?說的好聽,到底也只是想要控制學生依她的想法做事罷了!

我覺得他根本從頭到尾都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,

她覺得好就是好,不好就是不好,管學生怎麼想?她是老師她說了算!

這種想法實在很莫名其妙!

她做的事一點都不符合一個老師。

她被陷害了,但是她有出來澄清嗎?她沒有。

她被誤解了,但是她有出來解釋嗎?她也沒有。

她被栽贓了,但是她有出來辯駁嗎?她還是沒有。

他完全沒有任何一點想要為自己說的話,就只會哭著喊著”我沒有、不是我”,還有呢?就沒啦!

這種人就是在奢望有人能幫她救她,卻完全不靠自己努力不靠自己解決。

一開始就有這種想法,誰,還要救她?

或許我的想法是偏激了點,但我想這是事實吧?

家人不相信?那就去解釋啊!解釋清楚了,身為她的家人,怎麼會不相信?

宛珠隨便的挑撥一下,她就去挖墳食屍了?

為人師表耶!這是什麼樣的身教?莫名其妙……

 

其實我覺得,這些人這些事,說不定並不會只出現在書裡,現實社會,多多少少也會有吧?

現實社會有多冷酷無情,我想出社會的人都體驗過。

這些學生,只是提早把這些冷酷無情搬到了自己的生活裡罷了。

只是這讓我不禁想問「何必把自己搞的那麼累呢?」,不是嗎?

成年後,這些事情,一定比當學生時要多上很多倍,那幹麻讓自己小小年紀就承受這些?何必?

 

我看笭大的書能了解很多很多事,或許也多多少少對這社會的現實感到無奈,能懂其中的道理,卻不能改變。

 

最後,我想說,賀瀮焱是我的啦(咦?!)~~~~~~~~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ダック(鴨子) 的頭像
ダック(鴨子)

遊蕩於網路の特種鴨類「呱呱。」

ダック(鴨子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ally oyan
  • 哈哈~你這篇的重點...該不會是...賀瀮焱是妳的XDDDD
  • 咦咦咦(驚)
    妳怎麼知道?!!!!!!!

    ダック(鴨子) 於 2010/08/18 23:18 回覆